你如何看待昆山宝马男被杀案周保民律师给出的意见?

支持这位律师的看法

保民

你如何看待昆山宝马男被杀案周保民律师给出的意见?

这是一个持续的防卫过程,在跑向汽车的这几秒钟几秒钟几秒钟不能认定伤害已经终止,也不能认定已经丧失侵害能力,被害人也就是白衣哥有权继续防卫。而且纹身哥也没有口头求饶或表示过和解等终止侵害的意愿,这是我们判断这场防卫是持续还是断续的关键,如果纹身哥表达过和解或求饶的意愿,而白衣哥仍然进攻是属于防卫过当,而纹身哥只是向汽车靠近,无其他任何表示,则判定侵害仍然在持续,防卫也在持续,不存在过当,因为战斗没有终止,整场防卫也没有终止,还在持续中。综上所述,白衣哥属于正当防卫,不存在防卫过当一说。

评论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