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稳坐教主之位,却只是将任我行关押十二年,他有没有预料到任我行会东山再起?

我行

东方不败之所以会败就是因为他的妇人之仁。

在任我行受困于“吸星大法”难以自拔之时,东方不败就投其所好,一方面主动承担教务,给任我行提供专心修炼武功的环境,另一方面就是各种迎合,让任我行对其信任无比。在任我行练功疏于防范之际,东方不败就开始在黑木崖进行人事调动,关键岗位上都安插自己的亲信,为以后的图谋做准备。

可以说,东方不败是极为聪明之人,他在进行人事变动的过程中竟然让任我行都没有发觉,这瞒天过海之计着实使得老练,而后他才能趁其不备,一举拿下任我行。在任我行重获自由以后,他佩服的“三个半人”中的首位就是东方不败,就是因为东方不败能够在任我行眼皮底下玩把戏还能将他糊弄过去,这着实是心思缜密小心翼翼。毕竟任我行向来自视甚高,他的眼光毒辣,谋略极深,往往他一眼都能看出别人心中所想,可是他却始终未能看透东方不败,这也导致他被东方不败的假象所欺骗,从他重获自由以后,始终都是心有余悸,再也不敢轻信任何人。

在擒住任我行以后,东方不败就将其关押在西湖梅庄,派遣江南四友去看守,一关就是十二年。这十二年中,东方不败也从来都未曾忘记任我行,特别是他成为日月神教教主之后,任我行就像他心中的一根刺,拔了他心里疼痛不止,不拔就一直扎着是个隐患。正因为他于心不忍,于是任我行也在他心里始终都是一个隐患,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但是他宁愿任我行就这样折磨自己的内心,他还是选择将其监禁一生。

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稳坐教主之位,却只是将任我行关押十二年,他有没有预料到任我行会东山再起?

东方不败之所以会留任我行一条性命,归根到底还是东方不败还是感激任我行对自己的提拔。

想当初,任我行身为日月神教教主,位高权重,不可一世,神教内部都对其敬重无比。而东方不败也是逐渐赢得任我行的信任,也在任我行的栽培之下逐渐崭露头角,随后成为日月神教的副教主,这个过程中东方不败是隐忍的,也是阿谀奉承的,此时他武功一般,势力一般,就只能迎合任我行,为自己赢得生存空间。

东方不败的野心估计是在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副教主之时才真正剧烈膨胀起来的,在之前他也有野心,不然他也不会想尽办法往上爬,甚至还借助童百熊之力,只为实现自己的野心。在看到任我行沉浸于“吸星大法”以后,他接手日月神教的教务,此时的他就过了一下代教主的瘾,而且将神教内部管理的井井有条,没有什么乱子。人心就是这样,一旦享受到权力的乐趣,就要想尽办法去掌握权力。东方不败在行使代教主的权力以后,他内心就有异样的感觉,再也忍不住想取而代之,他内心认定这教主既然自己也能做好,那就自己做呗,不再让任我行还在自己头上指手画脚。于是,东方不败就开始在神教内部进行人事调整,安排自己的亲信,形成自己的势力。

任我行也觉察到东方不败的野心,可是此时他深陷“吸星大法”的痛苦之中,无法顾及教中之事,更不敢轻易动手,就只能将东方不败提为“副教主”,还将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葵花宝典》传授给他,这无非就是告诉东方不败一点:好好干,未来教主之位就是你的。

东方不败心底雪亮,他明白这是任我行的缓兵之计,这足以看出他此时难以对自己动手,一旦他功力恢复,必定会将自己除去,也就是说,任我行已经洞察到自己的阴谋。东方不败懂得心动不如行动,自己的计划不能再有任何的拖延,必须立即行动,不得犹豫。于是,东方不败突然发难,一举拿下毫无准备的任我行,囚于西湖牢底。

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稳坐教主之位,却只是将任我行关押十二年,他有没有预料到任我行会东山再起?

任我行何尝不知自己得位不正,甚至他内心极其心虚,他担心别人对其指指点点,他也害怕任我行旧部的反叛,于是他就加倍对任盈盈好,甚至封其为“圣姑”,这也是东方不败妇人之仁的表现。

可以说,东方不败时时刻刻都在担心任我行被救出来,可是他对于任我行如果被救出来的心情却又是复杂的:刚开始他是怕任我行被救出来是很忌惮的,毕竟他怕任我行又夺走了自己的教主之位,毕竟他刚开始根基不稳,武功又未提升起来;后来他修炼了《葵花宝典》,自认武功天下第一,可是却始终未曾与真正的顶级高手交过手,东方不败内心有一种冲动,就是等着任我行被救出来,再与之一较高下,看看任我行是否具备挑战自己的实力。

也就是说,东方不败虽对任我行有所忌惮,但是他内心潜意识里还是希望任我行被出来,然后自己凭借自己武功一举将其击败,也算是证明自己的实力。

所以在任我行逼着杨莲亭去找东方不败时,东方不败第一时间就猜到是任我行来了,这绝不仅仅是东方不败心思缜密,更重要的是他内心始终都记着任我行,不敢一日或忘。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东方不败早就预料到任我行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东方不败在修炼《葵花宝典》以后,他内心对于权势地位的欲望消失殆尽,他自己只想做一个绣花的女人,享受做一个女人的乐趣,虽然他武功天下第一,可是他却没有吞并武林的欲望。此时,唯一让他内心牵挂的不是日月神教的生死存亡,而是他与任我行的这段夙愿。当了结这段夙愿以后,他也会更安心,不至于深夜做噩梦。

于是,当任我行找上门来,他并不吃惊,他更多的感觉到是一种痛快与解脱,于是他与任我行的交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将其击败,了结以后就有足够的心思陪伴自己的莲弟,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武功盖世,却也因为心爱的莲弟而死。

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东方不败稳坐教主之位,却只是将任我行关押十二年,他有没有预料到任我行会东山再起?

坚持原创,我是忠肝义胆岳老三,欢迎关注!

评论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