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年轻时代,在你读《笑傲江湖》的时候,你一定以为自己是令狐冲,但过了一二十年,再读《笑傲江湖》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自己就是林平之。

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满腹委屈,为了一个看起来合理的理由去跟全世界较劲。不相信别人,甚至不相信水灵灵的小师妹就能真的喜欢平庸的自己。于是你费劲心机,甚至不择手段往上攀爬,可是到最后才发现你自己依然是个江湖二流角色。那个不够勤奋,不守规矩,不很正经的大师兄已经迎娶白富美,当上CEO,跟知名大佬称兄道弟平起平坐。而我们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戒烟戒酒甚至戒色,却终究还是他人陪衬!

金庸写林平之其实是在耍滑头,笑傲江湖的男一号其实就是林平之,但是为了照顾小说的销量硬生生插入了一个令狐冲。最后的林平之,众叛亲离,身陷囹圄,而他最大的罪过不过是不甘心做个平凡的小人物,你、我、他不也正因此很多时候夜不能寐烦恼不已吗?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如果说武值等同于货币,那么风清扬一下子给了令狐冲几亿美金。林平之祖上遗产也才勉勉强强,刚好一个亿而已,但就是继承这笔遗产还要有断子绝孙的风险,人生多特么的操蛋。换个场景,假如这几个亿让林平之得去了且不必断子绝孙,那么笑傲江湖是不是就变成了林平之的世界呢?亦或者,辟邪剑谱若是不需要自宫结果又会如何?再假如令狐冲没有练过独孤九剑却在破庙里亲眼目睹了自己敬若天仙的小师妹就要受辱,他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把袈裟还给林师弟?还会不会为了保护小师妹不惜自宫练剑?大有可能啊哥,换成你也一样。

好命就是在你的一生里,你最亢奋的其中一样东西。看似令狐冲一直很惨,但他是真的足够好命。如果三战的时候,跟令狐冲比剑的不是岳不群而是小师妹,那么令狐冲会不会去做那个伤了盈盈心的负心汉?如果任我行失手杀了小师妹,大师兄还能毫无怨言地跟盈盈夫唱妇随么?再如果任我行团灭了恒山派,然后一跤摔死,大师兄又会何去何从?人生什么可能都有。对不对?

《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所以笑傲江湖哪里浪漫了?哪里童话了?只是年少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令狐冲的潇洒,却没看到令狐冲的幸运,我们只看到了林平之的可憎,却没看到他的痛苦。那个时候的我们只能读出《笑傲江湖》里最肤浅最娱乐最快意恩仇的部分,却不知道这本书里的主角其实是配角,而配角们才是金庸真正展示的真实江湖!而最不幸则在于,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不过是笑傲江湖里的配角,因为在我们最失恋的时候,风清扬(双色球)从来不会帮忙。故而当我们再读《笑傲江湖》的时候,竟然读不下去。

金大侠自己也说过,笑傲江湖写的是政治,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乃至方证冲虚莫大先生都是政治人物。林平之也是。

《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日月神教的洗脑,嵩山的狂热并派,方证和冲虚的维护秩序,不过都是政治行为。这其中,任我行、左冷禅、岳不群代表着权力斗争的最高级别,他们都有独裁的野心,想要完成一统江湖的壮举,他们属于现有秩序的破坏者。由于个人能力和威信的局限,他们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铲除异己,也不得不采取洗脑手段去争取民意。方证和冲虚则代表着现有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同样处在权力斗争的最高层,但他们的目标是维护稳定的现状,这是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对于破坏现状的人,无论是左、岳还是任,他们都是反对的。所以方证说,五岳剑派结盟之初,就担心江湖自此多事,而彼时的五岳剑派尚未对少林武当产生直接的威胁。真实的人生难道不是这样?

余沧海、莫大以及玉玑子等人,则代表着地方或者局部的政治斗争。这群人没有称霸天下的实力,但他们是地方上的实力派,手中同样握有强大的权柄。这群人的行为,是最高斗争的地方投影。余沧海就是地方上的左冷禅,莫大就是地方上的方证冲虚。他们的行为和高层的政治斗争互相印证,将政治的影响渗透到江湖的每个角落,包括林家。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林震南被黑打,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林震南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尽管他的先辈曾经是江湖中的实力派,但到了他的手里,已经嬗变成一个纯粹的商业帝国。福威镖局从一个武力上的实力派变成了一个商业上的实力派,这是他得以在江湖上立足的资本。“林震南手面阔,交朋友够义气,大家都买他的帐,不去动他的镖”。然而,作为一个纯粹的商人,林震南在激烈的政治漩涡中无法自立。他不曾接近过政治的中枢,连地方实力派都并不完全搞得定。在河南、湖北这样由中央维稳派主持的地方,福威镖局能吃得开。可是在余沧海这样有权力欲且无视规则的地方实力派面前,他的全部利用价值都及不上一部辟邪剑谱。所以,林震南的商业帝国以及他的身家性命,最终都做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林震南的最大悲剧在于,他想做一个独立的纯粹的商人,而这在江湖中是不被允许的。如果林以他的家财帮助左冷禅,甚至直接将辟邪剑谱送给左冷禅,江湖上也许除了日月神教没人敢动他。林懂得政治斗争的残酷性,不想赌这一局,想洁身自好纯粹做一个简单的商人。但在一个政治江湖中,只有选择左还是右的自由,作为个体没有不做选择的权力。

《笑傲江湖》为什么会花那么多的篇幅写林平之?

​林平之和令狐冲则代表着被政治漩涡卷入的底层,和陆大有、仪琳等人一样。他们本身都没有政治野心,但在整个江湖斗争的裹挟下,无法做到独善其身。林平之所折射的,就是被打倒的那一小撮倒霉蛋。这一群人中,有的人如林平之这般见识了政治的残酷,也见识了政治的威力。在全民皆政治的洪流中,他们成了政治的参与者。凭着一股冲劲,他们可以成为局部政治的影响者,局部秩序的破坏者,但他们从来无法接近权力斗争的中心,也看不见这场洪流的幕后推手。林平之打倒了余沧海和木高峰,这一切都在岳不群的掌握之中。在左冷禅、任我行、方证、冲虚等高层实力派的斗争中,林平之从来不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象,唯一值得重视的是他所持有的那一部《辟邪剑谱》。林平之的悲剧在于,在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后,他错误地以为自己去参与政治就能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林平之有辟邪剑谱,而令狐冲的出场是公认的华山掌门接班人,不久还掌握了强大的武力值。政治环境不会允许他们抱着这样的资本独善其身。所以林平之的辟邪剑谱一定会被各方抢夺,令狐冲一定要被各方拉拢笼络。

金庸为什么花大笔墨写林平之?因为林平之和令狐冲其实是一类人的两种命运,他们的群体代表性远大于余沧海和莫大之辈,也远大于陆大有仪琳之流。他们是政治斗争中最大的牺牲品。余沧海、陆大有和侯人英洪人雄,他们只是洪流中的细小浪花,是组成洪流的一部分。林平之、岳灵珊、令狐冲和任盈盈,他们的故事之所以好看,之所以值得书写,是因为他们是政治狂流中还保有独立人格的那部分人。他们不是洪流本身,而只是被裹进洪流的花草与木石。林平之顺流而动,令狐冲逆流而动,可是无论顺逆,都只有相对的幸运,没有绝对的幸福。

归根结底一句话:若以权力为目的,任何游戏都不会有赢家。

评论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